原标题:盛希泰: 资本市场是国之重器 是大国的基础设施

  三十而立,自信开放的中国资本市场正经历一系列核心制度变革,以期完成蜕变和华丽转身,在此关键历史节点,21世纪经济报道、21财经APP邀请三十年来最重要的亲历者、见证者,回顾过去,立足现在,展望未来。本...

  30年,历史跌宕。

  对于在身处改革浪潮中的金融界人士,这里既有“功成名就”,亦有故事令人唏嘘不已。

  这种反差,在投行领域尤为突出。

  21世纪经济报道本期中国资本市场“30年30人”专访嘉宾盛希泰,曾是国内最早从事投行业务的从业者之一。此前曾担任华泰联合证券董事长、联合证券总裁。其被市场认为是证券行业“92派”代表人物。

  从投行人视野来看中国资本市场制度变迁,别有一番意味。

  不过,其最终从投行业抽身,创立洪泰基金进入投资领域,目前担任洪泰集团董事长。

  切勿先入为主判断改革是否可行

  从1992年加入君安证券,到后来山东证券、联合证券、华泰联合证券,盛希泰履职的部分券商机构,业已消失在历史之中。谈及这三十年来资本市场的改革变迁,盛希泰称对行业有“切肤之感”。

  《21世纪》:你长期在中国证券市场一线,能否分享一下你工作中的一些特殊时点?

  盛希泰:从1992年入行到2012年年初离开,我在证券行业差不多正好20年。

  最近看到一个数据,我国上市公司数量突破4000家,这个数据非常不容易。

  中国现在有4000万家工商企业法人,发展了30年资本市场只有4000个上市公司。在中国公司上市就是鲤鱼跳龙门,万分之一的比例,难度很大。

  过去30年资本市场的发展历程也有各种坎坷,比如1992年我刚从业的时候,都没人知道证券行业是做什么的;再早前我在南开读书的时候,学的还是前苏联那套会计制度,读研究生的时候,才有了中国会计准则。

  1992年下半年我到深圳找工作,证监会还没成立。我记得1992年年底去了四川,为金路集团上市做准备,当时没有证监会,也没有招股说明书的模板,就比照一份香港联交所的招股书“依样画葫芦”。

  紧接着证监会成立,从那时起市场有了制度规范。

  还有一个非常伟大的事件就是股权分置改革。

  2005年之前,2/3的股票是不能流通的,在国家2005年拍板启动股权分置改革后,我们迎来了2007年的大流通时代。可以说今天的资本市场发展起来,就是股权分置改革带来的。

  再往后就是整个发行制度的改革,也有很多次了,从额度制、审批制到核准制、注册制,也是摸着石头过河,但最后每一步都成功了,每一步都该这样做。

  《21世纪》:经历了这么多的变革,你有哪些体会?

  盛希泰:感触很深的一点是,任何改革都需要尝试,不要先入为主地判断可不可行。

  我记得当时一个很沉重的事件,就是股票的交易佣金。

  在2003年之前,国家规定为千分之三,但我们当时在湖北黄冈营业部,因为比较偏僻,千分之三的手续费是非常高的。当时改变得很艰难,觉得如果一旦放开,证券公司就垮掉了。因为这是证券公司的口粮田,是基础的收入。

  后来论证了很长时间还是放开了,效果其实很好,市场自由选择,证券公司不但没有垮掉,还大大提高了竞争力。倒逼证券公司要靠创造力吃饭,而不是靠佣金吃饭,要靠创新业务质量,而不是靠传统业务发展。

  中国资本市场发展,我们强调要与国际接轨。发达国家已经证明正确的东西,我们要跟他们接轨。资本市场已经诞生于西方发达国家一两百年了,把他们使用有效、成功的经验拿来用就可以了。我们没有把它用好,或者没有完全用起来,说明成熟度还不够,没有完全适应这个通用法则。

  注册制的意义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一年前科创板正式开板,如今创业板注册制也已经落地。“资本市场等了30年,终于等来注册制,意义非常伟大。”盛希泰表示。

  《21世纪》:如何看待注册制改革?

  盛希泰:注册制真正反映了资本市场的本意。

  资本市场的核心是什么?就是上市公司,上市公司是资本市场最终的产品。

  老百姓参与上市公司融资的手段就是买卖股票,那么这个公司能不能挂牌上市、股票值多少钱,这个过程不是监管部门说了算,而是应该投资人说了算。投资人来决定这个企业上不上市、有没有资格上市。

  注册制的第一核心要义就是充分信息披露。充分信息披露,就是说企业怎么样,要充分展示出来。把所有信息展示出来,投资者再来决定要买的股票。

  第二点,是要对造假严刑峻法。过于涂脂抹粉、过于整形,就颠覆了公司的本来面目,这种情况对投资人是属于恶意欺诈。

  《21世纪》:你一直处在资本市场第一线,对于注册制改革从酝酿到推出这个过程中,有哪些印象深刻的地方?

  盛希泰:资本市场等了30年,终于等来注册制,意义非常伟大。

  回过头看,一个重要的分水岭就是2015年,2015年的极端行情带来中国资本市场发展进程一度停滞。而2015年之前,一个重要事件就是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

  在中国发展市场经济30多年、中国发展资本市场24年之后,我们依旧没办法把阿里这个企业留在中国资本市场,我想国家上下都受到了很深刻的震动。

  我认为,一个国家没有伟大的经济体,就不可能有伟大的资本市场,同样的,资本市场是国家的基础设施,是大国重器,是大国国家安全的重要手段。

  现在中美关系紧张,我们已经深刻感受了,我们在美国的商业公司随时有被人“掐断脖子”的危险。今后我们的企业到其他国家上市,等于把企业交到别人手上,自然是不行的。我们国家培养了五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这批独角兽,这批代表未来的企业,如果这些企业都到海外上市,我们就需要更长的时间再培养一批新的独角兽。

  资本市场是国之重器,是大国国家安全的重要手段,是大国的基础设施。从科创板开通到目前创业板注册制全面打开局面,这为中国提供了一个非常有利的发展武器,这个事情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21世纪》:你对未来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愿景,以及中国经济发展的愿景有何期许?

  盛希泰:中国人的智慧是无与伦比的,中国人的努力也是无与伦比的。

  资本市场30年下来,我们摸着石头往前走,目前为止是成功的。

  注册制是一个新的大门。过去30年,中国资本市场设立到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到推进科创板的创立、注册制的开通,每一个大的节点都是一次展开的大机会。资本市场为什么会越来越好,是因为中国经济会越来越好,没有伟大的经济体就没有伟大的资本市场。

  合并、培养巨无霸是未来方向

  盛希泰任职联合证券总裁期间,曾用一年多时间,把亏损累累、名不见经传的联合证券扭转局面。在任期间推动多项改革,包括基金销售、证券经纪人营销体系建设、投行与研究体系的重构等。“金融机构是管理风险的企业,我的理念就是不规范发展等于零。”盛希泰表示。

  《21世纪》:2004年初接任联合证券总裁,你曾经在任职联合证券总裁期间,推动多项行业改革创新,当时的背景是什么?

  盛希泰:我担任联合证券总裁的时候是中国资本市场最惨的那几年,在我国加入WTO的2001年、2002年那个时点,是中国真正经济崛起的伟大时点,但是也是证券公司开始垮台的时点。

  2001年到2005年,四十多家证券公司被关闭,市场风雨飘摇。

  几乎经常早上起来看到报纸,就有大标题“某某证券公司关闭”。我在那个阶段担任证券公司的负责人,感觉就是整个行业“到处漏风”。当时联合证券也处在非常困难的情况,员工士气也很低落。这种情况下,我压力非常大,首先就是鼓舞士气,我给大家讲三年时间,我一定会造一个奇迹;再就是通过会议统一思想,推动进程;以及通过各种具体事件激发员工积极性。

  其中典型的就是卖基金,这是我在联合证券一个特别重要的调动员工积极性的手段,给监管层的印象也很好。当时我们卖基金卖得很有名,无论熊市和牛市我们都能把基金卖得很好,当时提的理念叫“买基金到联合证券,卖基金还到联合证券”。

  当然过程也十分艰辛,包括亲自带领员工,各个小区去站台“摆摊”等。

  还有一个重要的理念是“不规范,发展等于零”。

  当时有的证券公司为什么会垮台,就是因为不规范。金融机构本身的定义就是管理风险的企业,整天“偷鸡摸狗”不做正确的事,不规范、投机是不可能会发展得好的。当时我们公司办公楼、会场里都挂着横幅,“不规范,发展等于零”,这个理念深入人心,监管部门也把我们视为规范的标杆。

  当时联合证券是在极其弱势的情况下活下来的一个典范,所以后来我有时间推动很多改革,发力IPO、债券承销、研究等各项业务,以及把经纪人这个概念带入到证券行业等等。

  《21世纪》:当前证券公司合并潮起,你如何看待?

  盛希泰:券商行业需要有一批真正的龙头,有一批大竞争力的券商。

  其实这个发展趋势也很明显。

  国内证券公司为什么不受尊重,就是因为体量太小了,最大的证券公司还不如一个二流、三流的商业银行,那怎么说对这个国家做贡献,怎么说提高直接融资的比重?都是空谈。

  证券公司应该是中国金融机构监管的延伸,把它用起来,它体量足够大的话,作为最终的中介,在市场上就能发挥更大作用,切实改善中国金融的结构,提高直接融资的比重。只有证券公司江湖地位提高了,能做的事情才更多,才能做得更好。

  证券公司合并、培养巨无霸,我认为是绝对正确的,这是未来方向。小证券公司是不需要存在的,因为金融机构是一个风险极大的行业。金融机构的定义是经营风险的企业,既然经营风险,只有体量足够大,一旦有问题才能够有机会缓过来,能够有喘息的机会,能够有腾挪的空间。体量太小了就做不到。

  2001年至2005年垮掉批证券公司,一个原因就是证券公司资本金问题。一旦做自营、资产管理,亏光了之后公司就垮了。如果证券公司资本金是千亿、万亿级别,就不可能出现这种局面。

  相反银行的呆坏账规模远远大于证券公司,为什么能“包得住”,就是因为体量够大。所以证券公司必须做大,做大就有机会腾挪,有机会对抗风险,有机会对付一些或然事件。

  转身投资看多科技

  离开证券行业后盛希泰选择做天使基金,在天使投资阶段,投资了昆仑决、中商惠民、鹍远基因、小仙炖、易点租等多家公司。

  《21世纪》:离开证券行业后选择做天使基金,你是如何进行规划的?

  盛希泰:做天使基金,首先是帮助一个初创企业,会很有成就感;第二,很多年轻创业者人生阅历不够,我这个年龄可以给他们提供很多的帮助,不仅仅是钱,包括人生理念、方法论等等也非常重要;第三就是我对企业管理的经营能够帮助他们。

  经历这几年,我非常有成就感,也投了一批企业,昆仑决、中商惠民等都比较成功。

  《21世纪》:当前你最看好的投资方向是什么?

  盛希泰:移动互联网时代仍有很多机会,首先第一个机会,也是我最看重的机会,就是科技创新。

  现在国际环境倒逼中国推动技术创新,因为华为事件很多人知道了芯片的重要性,因此未来十年中国半导体行业必须改善,这也是投资人很好的机会。

  第二个机会是生物医药和医疗器械。目前为止我们的生物医药技术、医疗器械行业远远落后于全世界,这是未来必须发展的,也会诞生很多机会。当然泡沫比较严重,但没有泡沫就没有沉淀,没有繁荣。第三个机会是产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就是移动互联网的延续和渗透。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跟产业互联网相关的,就是B端的机会。总的来说,未来机会无限大,具体就看如何抓住机会。

  (作者:姜诗蔷 编辑:李新江)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稳抓股市回调良机! 盛希泰:资本市场是国之重器 是大国的基础设施

责任编辑:常福强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