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通知》的发布,在业内被认为是一个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开创了境内证券投顾业务与国际接轨、走向“全能投顾”的新发展阶段

  作者|桂浩明‘申万证券研究所’

  文章|《中国金融》2020年第17期

  2019年的10月,中国证监会发布了《关于做好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投资顾问业务试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篇幅并不长,但在内容上却具有极大的突破性:允许具有基金投顾试点资格的金融机构,接受客户的委托,按照相关协议的约定,代理客户进行基金买卖。《通知》的发布,在业内被认为是一个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开创了境内证券投顾业务与国际接轨、走向“全能投顾”的新发展阶段。

  证券市场对投资顾问业务需求迫切

  境内证券市场从诞生到现在,已经走过了整整30年。而从这个市场开始运行的第一天起,客观上就产生了对投资顾问业务的需求。证券投资作为一个具有一定专业性的工作,并非每个在证券交易机构开户的客户都能够胜任。早年的证券市场上,就闹出过“法人股是法国人股”这样的笑话。而随着上市证券数量的增加、市场规则的日渐复杂以及交易工具的多样化,对于大量的普通投资者来说,参与证券投资的难度是越来越高。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会有人想到能否委托专业人士来为自己打理投资业务,以支付必要的费用为对价,换取相应的代理服务。有需求就会有供应,同样是在证券市场运行的初期,客观上就出现了一些愿意为他人代理进行证券买卖的人士,不过在当时,这些人绝大多数并不是金融机构的从业人员,更没有什么投资顾问的牌照。他们主要来自民间,只是与证券市场走得比较近,了解相对多一些,于是出于盈利以及其他方面的目的,开始接受他人委托从事证券交易。

  显然,这种私下开展的代理证券买卖业务(在理论上属于代客理财业务),从民事行为上讲虽然带有某种投资顾问的色彩,但本质上更接近于民间委托代理。而由于代理的是证券买卖,往往涉及金额大,且实际操作的合理性、必要性又很难得到准确的界定,因此非常容易引发纠纷。尤其是在所交易的证券价格出现下跌时,各种矛盾就十分突出。而在实践中,一些代理交易的受托人,为了吸引他人委托其进行买卖,通常还会承诺保底,甚至是一定比例的收益。可境内股市又是一个波动频繁、被认为是“牛短熊长”的市场,因此,这种民间自行约定的代客理财行为所引发的民事案件不断出现,后来就被监管部门高度关注,对此明确予以禁止。同时在相关案件的处置上,对委托方的诉求通常也很难予以满足。在这样的背景下,早期证券市场上出现过的民间代客理财业务,没过多久就得到了有效的抑制。而从它的兴衰中,也可以看出境内证券市场在自发的投资顾问业务上所走过的崎岖之路。

  民间的代客理财受到抑制,虽然减少了相应的纠纷,但并没有解决普通投资者对投资顾问业务的需求。从1995年起,证券公司陆续办起了较为专业的研究机构,其中的一项主要业务就是为普通投资者提供证券咨询服务。所谓的咨询,就是给客户提供各种证券信息以及投资建议。而那些专门从事向客户传递研究所咨询内容的业务人员,后来也被称为投资顾问。不过,这些投资顾问的工作,是只能“动口”,向客户介绍各种信息并提出投资建议,而不能“动手”,即代理客户下单买卖。用标准的投资顾问定义来说,他们不是“全能”的投资顾问,只能称之为“咨询师”。但即便是“咨询师”,客观上在展业过程中也遇到很多麻烦,特别是当客户在投资中出现亏损时,就会习惯性地责怪“咨询师”提供了错误的投资建议,甚至还有要求赔偿的。为了避免风险,监管部门对此类投资顾问业务提出了不得公开提供具体买卖建议的要求,并且规定投资顾问在撰写的相关报告中,必须附上冗长的“免责声明”。回头来看,这样的投资顾问业务管理,其着眼点更多是为了控制风险,而在满足投资者实际需求方面,给予的施展空间是十分有限的。投资顾问业务不能有效开展,无论是对于投资者的服务,还是对于市场的稳定发展,都是不利的。因此,如何结合实际地开展投资顾问业务,就成为证券市场发展过程中一个难以回避的重大问题。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布局科技股牛市 桂浩明:证券市场对投资顾问业务需求迫切 基金投顾开创新阶段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责任编辑:常福强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