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重仓高科技,为何刘格菘“封神”、蔡崧松被质疑?

  很不幸的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极少数人

  近日,诺安成长连同该基金的基金经理蔡嵩松几度登上热搜、刷屏金融圈。长信基金副总经理、投资决策委员会执行委员和国际业务部总监安昀在其管理的长信内需成长混合半年报中的“反思”,也被认为是隔空评论诺安成长基金。

  2020年第二季度,诺安成长申购118.68亿份,赎回111.78亿份,期末总份额93.18亿份,不仅持有人大换血,而且总份额达到历史新高。一个半月后,该基金净值大幅回撤,7月上旬到9月6日,区间最大回撤在24%以上。

  基金经理罕见公开质疑同行

  长信内需成长混合2020年半年报中的一段话近日成为基金圈热议话题:“最近听说一支硬核成长类产品,基金经理从业才三年,做投资仅一年,规模从去年的十几亿迅速膨胀到当前的近两百亿,且大部分规模是今年二季度流入的,该产品基本上全仓半导体”。

同样是重仓高科技 为何刘格菘“封神”、蔡崧松被质疑?

  来源:长信内需成长混合2020年半年报

  上述言论正是来自安昀。

  “我不禁陷入深思,虽不免有葡萄好酸之嫌,但是这样真的好吗?从历史统计可以清楚看到,投资股市的盈利分布也是遵从二八甚至一九原则,一定是很少部分人赚钱,绝大部分人买单。很不幸的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极少数人。”安昀称。

  虽未点名,但基金圈普遍认为中报所指正是诺安成长以及蔡嵩松。

  公开资料显示,蔡嵩松15岁进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硕博阶段在中科院深造芯片设计,毕业后曾任职于天津飞腾信息公司、华泰证券,2017年11月加入诺安基金,任研究员。2019年2月起先后管理诺安成长混合、诺安和鑫灵活配置。

  2020年半年报显示,诺安成长前十大重仓股中7只个股所在行业均为半导体。而且,截至2020年6月30日,该基金持有半导体行业股票市值占股票市值的比例达到78.24%,持股高度集中。

  规模方面,据Choice显示,诺安成长从2019年6月末的10.7亿元,之后迅速飙升,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诺安成长资产净值突破百亿,达到108.48亿元。截至2020年6月末,该产品规模又增加至161.19亿元。

  大批持有人高位接盘

  展望中,安昀认为,把仓位尽量向高质量公司去集中,这些高质量公司是经历过历史较长时间考验,经历过多次周期,并且能够保持较高的资本回报率和自由现金流水平的。

  集中持有这些公司,一方面是他们本身充分享受了份额提升的益处,另一方面退一步讲即便市场大幅调整,这些公司的仓位是能够找到对手盘的,输时间不会输空间,不容易造成资本的永久性损失。而如果为了弹性而持有质量不高的公司,则可能跌一半甚至更多都找不到对手盘。

  在基金业人士看来,这段话也被视为进一步质疑蔡嵩松的配置风格。

  据Choice显示,由于极致的持仓半导体,诺安成长2020年2月下旬到4月初,最大回撤达到30%;反弹三个月后,又迎来一大波下跌,7月上旬到9月6日,区间最大回撤在24%以上。

  蔡嵩松备受质疑,但为什么去年刘格崧旗下基金都高度持仓科技股,就一战成名?

  “即使持股高度集中,但结果是给基民赚钱,大家也就忍了或者是不在意,时至今日,刘格崧仍被视为明星基金经理。”某资深基金圈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据Choice显示,刘格崧管理的广发多元新兴股票、广发创新升级混合、广发双擎升级混合A净值涨幅在2019年均超一倍,全年净值最大回撤幅度分别为14.75%、10.26%、10.44%。

  今年以来,诺安成长不仅出现两波大回撤,更有大量基民在高点接盘。二季报显示,截至6月30日,第二季度诺安成长共计申购118.68亿份,赎回111.78亿份,换手充分且量大,报告期末,总份额为93.18亿份,达到该基金历史峰值。今年年初,诺安成长份额仅53.88亿份。

同样是重仓高科技 为何刘格菘“封神”、蔡崧松被质疑?

  来源:诺安成长2020年二季报

  相比而言,押宝创业板的任泽松则没有那么幸运。

  2012年12月初到2015年6月上旬为期两年半的大牛市中,任泽松迎来人生高光时刻,他管理的中邮战略新兴产业基金累计净值增长率高达705%。然而随着2015年牛市泡沫破裂,创业板暴跌,任泽松重仓的乐视网、尔康制药相继暴雷,中邮战略新兴产业净值一落千丈。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布局科技股牛市 同样是重仓高科技 为何刘格菘“封神”、蔡崧松被质疑?

责任编辑:陈志杰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