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基金大年,新基金募集规模创下历史新高的2万亿元,在这一背景下,长信基金副总经理安昀在2020年基金半年报上直抒胸臆,提问同行“最近听说一支硬核成长类产品,基本上全仓半导体,这样真的好吗?”,引起了业内极大的讨论。

  而安昀在中报所提到的这一产品描述还有:“基金经理从业才三年,做投资仅一年,规模从去年的十几亿迅速膨胀到当前的近两百亿,且大部分规模是今年二季度流入的。”

  对此,一位华东券商的投资经理猜测,这一形容或许指向的是“网红爆款”诺安成长混合基金的基金经理蔡嵩松,而业内其他的投资人士同样有此看法。根据诺安成长混合基金的中报,前十大重仓股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合计81.43%,基本上都是半导体股票。其中,第一大重仓股圣邦股份持仓占比更是高达12.64%。

  长信副总中报公开“怼”同行

  指向诺安“红人”蔡嵩松?

  当大家都在关注基金中报透露的资金投资方向时,一段写在半年报里直抒胸臆的基金经理说法“火了”。

  “最近听说一支硬核成长类产品,基金经理从业才三年,做投资仅一年,规模从去年的十几亿迅速膨胀到当前的近两百亿,且大部分规模是今年二季度流入的,该产品基本上全仓半导体。我不禁陷入深思,虽不免有葡萄好酸之嫌,但是这样真的好吗?”

  而这段话的后半句是:“从历史统计可以清楚看到,投资股市的盈利分布也是遵从二八甚至一九原则,一定是很少部分人赚钱,绝大部分人买单。很不幸的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极少数人。”

长信基金副总半年报“怼”同行:某产品基本全仓半导体真的好吗?

  (图:长信内需成长中报截图)

  这部分内容来自长信内需成长混合基金的2020年中期报告的第14页,隶属于“报告期内基金投资策略和运作分析”一栏。该基金是由长信基金副总经理安昀管理,也是他旗下管理的唯一一只基金。

  根据“从业三年”、“投资一年”、“规模近两百亿”、“基本全仓半导体”等信息,业内投资人士分析猜测这指向的是诺安成长混合的基金经理蔡嵩松。

  公开资料显示,蔡蒿松于2017年11月加入诺安基金,2019年2月开始管理诺安成长混合基金,2019年3月起,开始管理诺安和鑫灵活混合基金。

  同时,根据中报显示,截至6月末,诺安成长混合基金的规模扩大至161.19亿元,去年同期仅有10.70亿元规模,诺安和鑫灵活混合基金的规模扩大至36.43亿元,两只产品加起来规模共计197.62亿元。无论是从业和投资年限,还是规模上,蔡嵩松都恰好吻合描述。

  再比对蔡嵩松管理的诺安成长混合基金组合明细,前十大重仓股占基金资产净值的8成以上,涵盖了圣邦股份、北方华创卓胜微兆易创新韦尔股份沪硅产业三安光电长电科技中微公司闻泰科技等,半导体占据主导。

长信基金副总半年报“怼”同行:某产品基本全仓半导体真的好吗?

  (图:诺安成长中报前十大重仓股)

  而另一只诺安和鑫灵活混合基金,前十大重仓股和诺安成长混合基金高度重合,同样以半导体为重。

  “不止是前十大,公布出来的投资股票明细里面,基本上都是半导体。”一位华东券商的投资经理这样表示。根据诺安成长混合基金中报,按行业划分,其投资制造业占基金资产净值比重占94.54%。“成熟的基金经理不敢做这么高的持仓占比,风险不够分散。”上述投资经理称,“投资者买这只基金跟买芯片ETF有什么区别吗?而且ETF的费率还更低。”

  基金净值暴涨暴跌上演“过山车”

  诺安曾几度窜上热搜

  而今年新基金发行创纪录之际,蔡嵩松和他管理的诺安成长基金,也的确成了“网红”,曾好几次与词条“基金”并列窜上热搜,并且名列前排。

  今年7月15日,#诺安#首登热搜,点开热搜,词条下网友主要讨论的就是诺安成长混合基金,起因是前一天(7月14日)A股调整,但该基金却走出“万绿丛中一点红”的架势,不少投资者纷纷上车;结果7月15日当天,A股再遇调整,诺安成长混合基金并没有“独树一帜”,反而领跌超过6%。

  而基民对诺安成长的昵称,也从“神鸡小甜甜”变成了“渣男”,“赚钱的时候喊人家安安,跌了骂人家瘟鸡。”有网友称。而今年蔡嵩松所管理诺安成长混合基金业绩的确高居TOP,截至7月15日,支付宝数据显示,其近一年上涨了200.67%,排名同类第2;近3个月以来上涨73.74%,近1月来上涨41.42%,均排在同类第1。

  但令人诧异的是,短短一个半月间,诺安成长混合基金的单位净值就从2.2430(7月14日)下跌到1.7640(9月4日),跌幅超过20%,同时诺安还“喜提”了三次热搜。

  除了7月15日之外,8月26日A股大跌,大量网友吐槽诺安成长混合基金净值连跌6天,这也是其第二次上热搜;第三次热搜源于一则被辟谣的消息——8月29日晚上,有蚂蚁财富账号发布信息称,蔡嵩松因为涉嫌内幕交易正在接受证监会立案调查,8月30日,诺安基金就紧急澄清了此事,称不法分子编造蚂蚁财富高仿号,散播虚假消息。

  天天基金网统计显示,截至9月4日,诺安成长混合基金今年涨幅41.91%,其中近1月下跌12.11%,跑输同类平均的0.41%和沪深300的-0.12%,名列倒数;同时,最近一年里,其最大回撤也已超过30%。

  诺安成长混合基金的中报同样显示,这一产品净值走出了“过山车”趋势。

长信基金副总半年报“怼”同行:某产品基本全仓半导体真的好吗?

  (图:诺安成长业绩走势)

  而这情况与蔡嵩松的投资理念和风格密不可分,他曾提到过,想要选择的就是具有高弹性的半导体板块,希望当行业机会来临时,可以为投资者带来超额回报。

  诺安成长混合基金中报里,“管理人对宏观经济、证券市场及行业走势的简要展望”一栏提到,本轮科技是由 5G 产业周期和国产替代双轮驱动的,我们面对的产业是总量向上和份额提升的大周期的拐点。

  “半导体是本轮科技周期中景气度最高也是持续时间最长的板块,细分赛道龙头公司都处于高速增长的拐点,静态估值可能会偏高,但是切换到明年或者后年来看,业绩增速消化估值很快,基本都能达到一个稳态估值。”中报这样说道。

  而蔡嵩松的履历佐证了这一策略,博士学历的他,曾先后任职于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天津飞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对芯片等领域有着深入的研究。

  对于后市,蔡嵩松判断市场系统性风险发生的概率较低。在此前提下,蔡嵩松看好科技成长修复性行情,并维持高仓位。

  风格不同的安昀

  直言股市未来或有较大波动

  相比而言,长信基金的安昀管理基金走的稍加平稳一些。

长信基金副总半年报“怼”同行:某产品基本全仓半导体真的好吗?

  (图:长信内需成长业绩走势)

  根据中报,截至二季度末,长信内需成长混合 A 份额净值为 2.157 元,份额累计单位净值为 3.009 元,本报告期长信内需成长混合A份额净值增长率为 35.65%;长信内需成长混合E份额净值为2.027 元,份额累计单位净值为2.297元,本报告期长信内需成长混合E份额净值增长率为 35.56%,同期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为2.02%。

  而长信内需成长混合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倾向于“喝酒吃药”,分别为五粮液古井贡酒山西汾酒今世缘长春高新欧普康视恒瑞医药药明康德万华化学康泰生物

长信基金副总半年报“怼”同行:某产品基本全仓半导体真的好吗?

  (图:长信内需成长中报前十大重仓股)

  而安昀在长信内需成长中报里的展望用语则非常直接,他表态:“如果用钟摆来描述当前市场的位置,我认为是处于动能渐弱,但回摆势能已高的阶段。国内外利率都处于极低的位置;股市估值处于很高的位置,内部的分化也处于极端的位置;散户入场速度处于很高的位置。各种矛盾累积,未来可能会有较大的波动,时点只有上帝知道,但位置我们可以看出来。”

  对此,他们的方法是把仓位尽量向高质量公司去集中,这些高质量公司是经历过历史较长时间考验,经历过多次周期,并且能够保持较高的资本回报率和自由现金流水平的。集中持有这些公司,一方面是他们本身充分享受了份额提升的益处,另一方面,即便市场大幅调整,这些公司的仓位能够找到对手盘,输时间不会输空间,不容易造成资本的永久性损失。

  “而如果为了弹性而持有质量不高的公司,则可能跌一半甚至更多都找不到对手盘。”安昀指出。(文/严武)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创业板火爆行情 长信基金副总半年报“怼”同行:某产品基本全仓半导体真的好吗?

责任编辑:陈志杰

By admin